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258章 蝎巢与替天的猛汉

咪乐|直播|下载苹果 它既是一年来国家民族大事、喜事的串联展示,更多的是通过这一平台传承与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根据唐老大的分析,眼前这些人便是木家的主力,只要降服了他们的话,迫使整个木家投降似乎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再说,蝎巢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恶魔,非得分分钟把这里屠宰殆尽。

“几位老太太,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们应该配合我们比较好。”,到最后的关头唐老大也不想要刀刃相向而是劝阻道“我首先退后一步,如果木家愿意跟我们合作的话,我们帮助你们抵御两大政府的进攻,倘若这个条件不成立,我们只能够发起进攻,但是我也有足够的理由承诺,我们进攻,总好过世界政府动手要强。”

听着他的语气还算是客气,木念炎老太太开口了

“唐袭,我们已经跟天门合作,没办法再变动,我们也是信守承诺的人,临时变卦的话不符合木家的气节;再者,木家的至宝就等同于木家的尊严,你们想要获得至宝,那不亚于间接性的践踏木家的尊严,既然连尊严这种东西都被践踏,我们也没有什么理由和颜悦色。”

木念炎老太太握紧了手中的鹰头拐杖“换而言之,没什么好谈的。”

她的话说的很死,完全不给唐袭见缝插针的机会,既然已经说道这个份儿上,那么也无需多言,伴随着蝎巢的人纷纷的放下了手中的帆布袋,唐袭淡淡的说了一声“那么几位老前辈,请恕晚辈得罪了。”,话音刚落,唐老大解开了灰色风衣的扣子,衣服猎猎作响中,只看到他的身体顷刻间变成了一团毒烟冲天而起。

“毒液-超必杀-九天毒龙噬。”

毒烟中的唐老大双手推向两侧,随着虚空的颤抖以及惊鸣般的爆炸后,九团毒液在在一瞬间变成了九条一字排开的毒液长龙,面相狰狞杀气腾腾,从天而降的瞬间,韩斩叼着一根香烟手握开衫战刀举起来一声怒吼

“兄弟们,冲锋!!!!”

帆布袋打开的时候,一头头巨蝎不断的爬出来,跟随在主人的身边,蝎巢的战士们或是握刀、持枪、手握棍棒,或是跟巨蝎合体、怒吼、蝎尾狂甩,跟随着唐老大的毒龙和前方韩斩冲刺的刀光杀气腾腾的逼迫了上去。

韩斩的身后便是刘大麻子,只看到他握着两把自动手枪一脸痦子丑陋的疯狂怒吼,两把自动手枪在手指尖“刷刷刷”的飞速的旋转着,看着木棉瞳和木茗溪想要对韩斩动手,刘大麻子一声怒吼,自动手枪的火力疯狂的掩护着韩斩,飞舞过去的子弹让木家的两名新秀频频的后退,根本瞅不到对韩斩施压的空隙。

而伴随着毒龙的阴影覆盖了整个木家寨,九条毒龙怒吼着冲锋了上来。

这一招刚强霸道而且毁灭性极大,如果木家的人接不住的人,整个木家寨很可能都要淹没在毒液的海洋里面,木念炎老太太的脸上冷汗直流的时候,只看到身后一个男人将头发扎起来,冲天而起的瞬间,城殇刀变成了顺手的凶鳄齿,一根根牙齿般的刀刃从刀口上面弹射-出来的时候,冥王的身体亮眼的冲向天空中。

“地狱刀法-第五式-鬼修罗。”

黑色的刀锋顷刻间染指了冥王的全身,刀锋澎湃之中冥王顷刻间长出三头六臂,六条手臂握着凶鳄齿断空横扫,只看到一抹长达百米的巨型黑色刀锋撕裂虚空霸气的斩杀出来,“啪啪啪…”刀锋斩杀之中,九条毒龙的脑袋一眨眼间全部都被斩杀的飞在天空中随后六把凶鳄齿交叉的撞击在一起,手臂挥舞一阵怒斩。

“鬼修罗-六刀覆灭。”

“轰轰轰轰…”六团黑色的刀锋大范围的朝着前方冲刺斩杀,剩余的毒液全部都被切割出来一道道的刀痕,尽数消散在天空中,空中一个旋转落地,冥王三头六臂消失看着天空中的唐袭,唐老大的眼神中尽显震撼,而木家寨的人看着冥王犹如天神下凡般,没想到,他这么厉害的吗?

唐老大赞叹“进步好快呀。”

“面对未知而又恐怖的敌人,怎么能够一直原地踏步呢?”,冥王话音刚落一声怒吼,和从天空中轰然降落的唐老大战刀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咚!!!”,一大股的气浪从两人的周围扩散出去的时候,凶鳄齿“叮叮叮”像是鳄鱼的嘴巴一样狠狠的咬住了天杀刀,冥王的身体在天空中疯狂的旋转,随后将凶鳄齿狠狠的抽取,“滋滋滋…”凶鳄齿的齿刃在唐袭的天杀刀上面刮出一大串刺眼的火花,却并没有将其绞断。

知悉唐袭的武器也是一把神兵的冥王下一刻浑身携带着滚滚的刀锋一阵冲撞,“当当当”双手握刀霸气挥舞在病毒胸铠上面斩杀出一道道空气刀痕和闪烁火花后,冥王一刀横扫,竟然将唐袭的身体逼退。

刚刚落地在田地上面的唐袭还没来得及喘-息一声,冥王从天而降

“地狱刀法-第一式-鬼斩!”

握着天杀刀抵挡的瞬间,冥王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手中握着黑暗的凶鳄齿再次狠狠的斩击了下来,“当…”的一下虽然天杀刀同样防御住,但是唐袭的双腿狠狠的陷入了大地之中,一声怒吼的唐袭挥舞战刀将冥王逼退。

只看到冥王的身体在天空中迅速翻滚,一脚踏空再度冲刺了过来。

“你TM是疯狗吧?”,面对如此强势进攻的冥王,唐袭也有点震撼。

“地狱刀法-第四式-四重身。”

冲刺的冥王在瞬间分-裂成了两个,而后两个再度分-裂,一共四个冥王纷纷握着凶鳄齿杀气腾腾的斩杀了过来,“当当当…”唐袭一边抵挡一边不断的后退,四个冥王来势汹汹,刀光闪闪中不断的攻击着自己身体最为脆弱的地方,病毒铠甲频频的闪耀起来一阵阵的火光。

四把凶鳄齿和天杀刀碰撞出无数的火花中,只看到冥王一声怒吼,分布在唐袭身边的四个冥王全部都一字排开,下一刻同时举起凶鳄齿斩杀出四道刀锋。

“病毒-抹杀之同化。”

唐老大的意念将刀锋瞬间变成毒液的瞬间,四个冥王“嗖嗖嗖”的冲刺出去

“四重身-断……”

第一个冥王从天而降一刀斩杀在唐老大的头盔上面。

“影……”

第二个冥王正面一刀狠狠的冲击在唐老大的胸铠上面。

“破…”

第三个冥王一刀横扫斩杀在唐老大的护腿-上面。

“碎…”

第四个冥王一刀从唐老大的身后扫过留下一大串刺眼的火花。

下一秒,唐老大的头盔、胸铠、护腿、后背上面“砰砰砰”的不断的炸裂出一股股的火花,火花之中只看到黑色的刀锋狠狠的冲击着病毒铠甲,但是唐老大的病毒铠甲防御力简直太霸道了,冥王的刀锋虽然无法破开,但是还是给予了唐袭一定的伤害,下一刻只看到其他三个冥王全部都变成了残影,冥王的本体站在唐袭的不远处,眼神坚韧,尤其是在凛冽的冷风中,看起来就像是刀刃打造出来般。

“早就听说过替天的狗窝里面都不是凡夫俗子,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今天可算是领教了。”

“不求与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握着凶鳄齿的冥王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我不能够放下大话说能够干掉你们整个所谓的蝎巢,但是如果能够拖延住你唐老大,让你无计可施,这也是我冥王至高无上的荣誉,因为我一辈子都会记得,我冥王,可是你唐袭无计可施,不能够去应付其他事情的超强对手。”

话音刚落,便看到冥王的身后再度出现一个巨大的幻影,手握黑暗凶鳄齿。

“地狱刀法-第一式鬼斩-碧落黄泉。”

他和身后的幻影同时举起了战刀狠狠的劈斩在田地上面,“咚咚咚咚…”一股股的黑色刀锋从地面中宛若喷泉般的爆发出来,直线般的朝着前方的唐袭狠狠的斩杀过去,前方的唐袭脸上露出十分尊敬的笑容,随后张开手,一瞬间只看到病毒臂铠上面喷射-出一股股的气浪后,他同样是一声怒吼,一拳重击在地面上,“咚咚咚”一股股的毒液同样直线朝着前方喷射而去,与黑色刀锋碰撞到一起后,毒液溅洒、刀锋破灭、气浪圆圈般的扩散出来的瞬间,两人弹跳着几乎是同一时间朝着对方冲刺过去。

“欣赏你的品格和高强的战意,但是想要拖住我唐袭,你还得更加努力才行。”

滚滚浓烟之中唐袭双臂交叉挡住了冥王这一刀凶狠的斩击,下一刻病毒装甲上面绽放出无数的小圆孔,冥王只看到无数的风流在圆孔上面“丝丝丝…”的不断的旋转,瞬间全身武装系域气,也几乎是刹那,“嘭…”的一声,风暴带着病毒变成了一大股强悍的气流将冥王的身体狠狠的推动出去。

幸好有武装系域气护体才能够避免伤害,但是冥王刚刚落地,便看到唐袭手握两个奇特的暗器。

“我很少在跟别人交战的时候释放出暗器,那样既不尊重对手同样也很不光彩,一旦动用暗器,我更加倾向于正大光明这种形式,能不能够接住,就看你的本领有多刚强了。”

“唐门至尊暗器-龙凤九天盘-龙飞凤舞。”

那两个暗器分别是至尊龙盘与至尊凤盘,龙头与凤脸同时张开了嘴巴,一条幻影飞龙与一条幻影飞凤瞬间从圆盘之中冲锋出来,在没有任何伤害力的作用下围绕着冥王不断的旋转转圈,随后龙游天际、凤展四方,幻影飞龙变成了一根根的游仙针从天而降,幻影飞凤变成了一根根的定鬼针密密麻麻的从前方喷射过来。

如此凶猛的杀招让冥王毫不犹豫开启了啊鬼修罗的形态。

六把凶鳄齿齐齐的舞动中飞舞过来的定鬼针朝着四面八方被弹射喷溅,但是那些若隐若现的游仙针还是有十几根刺入了冥王的身体之中,直接穿透了武装系域气,冥王在剧痛之中感觉到三魂七魄立刻要被封印,一声怒吼“奥西里斯苏醒,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并肩作战。”

“嘭!!!!!!!!”八条火焰线顿时在地上扩散,下一秒冲腾起来,五米范围以内的地面中“轰隆隆”的喷射-出来的了黑色的鬼火,鬼火之中,唐袭只看大无数的赤红色骷髅头随着鬼火的升腾冲天而起。

这就是…冥王他们在埃及获得的恐怖力量吗?唐袭有些震撼。

再看两人前方木家寨的战场中,随着蝎巢和山鬼麾下五大家的协助,整个场面十分的混乱,木家寨里面黄鼠狼跳跃、刺猬飞针,男人们拿起武器战斗,女人和小孩们躲在祠堂里面瑟瑟发抖,无心用蝴蝶军刀不断的斩杀着前方攻击过来的密密麻麻的鼠群,灰爷站在后方摸着嘴唇上面的八字胡冷笑道“有点意思呀,有点意思呀。”

你根本看不清楚谁打谁,就听到韩斩那女儿般的怒吼响彻整片战场,握着开山刀的她作战异常英勇,但是打了半天朝着四面八方看了看,发现自己冲锋过头了,一脸呆萌的她连忙折返回来的时候,猛然的看到屋顶上面站着一个握着虎头拐杖的老太太阴沉的看着自己,再朝着旁边看了看。

只看到刘大麻子一口咬在了木棉瞳的鹿头拐杖上面,随后疼的捂着嘴巴在原地不断的跳动。

身边只听到有人喊着“斩爷斩爷”,但是不知道谁在叫唤,她摇摇头顾不上那么多,左脚踩踏着右脚快速的升起到屋顶上面,开山刀朝着前方的老太太狠狠的斩杀过去,如果把她们当做那些手无寸铁的老人那就真的太愚蠢了,她们可是异常强大和厉害,果不其然,开山刀还没挥舞出去,虎头拐杖一阵挥舞,两把开山刀顿时被震裂成粉碎。

“这TM的路边货就是不管用。”,韩斩连忙拉开距离的时候,老太太冷声道“老朽叫做木念英,你这个丫头也是有趣,进攻木家,也不知道带一把趁手的武器过来,这是何等的看不起我们呀?”,话音刚落,只看到她用力的拐杖打在屋顶上面,下一刻只看到一条条的藤蔓像是长了眼睛般的快速的移动过来。

哪儿来的树藤呀?这肯定是她铃铛的力量,韩斩从腰间摸出来一把备用战刀,是她在湘西的一个古老铁匠铺买的,那老铁匠说的十分的笃定,说这是南吴城大战中捡回来的沧海遗珠,据说是鬼匠呕心沥血亲自打造,老铁匠说的十分传神“这把刀天门刀神台风用过,但是遗失了,这把刀锻造者更是厉害,你知道天门鬼匠吧?那魁梧的身材,莽汉般的身躯,轮着一把巨大的铁锤,一点点的打造出来,我看你是小姑娘我也不坑你,这把刀,不卖998就卖98块钱,爽快小姐,两块钱能不能不用找了?”

那些树藤疯长游动升腾起来的时候,韩斩一刀子朝着前方砍杀过去。

“常青铃召唤出来的魔藤可不是寻常的刀剑…”,木念英的话还没说完,韩斩自己先傻了。

这些树藤就像是钢铁般的坚-硬,一刀子过去刀子反而断了。

“我草!!!”,韩斩忍不住破口大骂的时候,才看到刀柄上面刻着一行小字“MADEIN南吴,鬼斤制造。”

鬼斤?

现在造假的都他妈得如此明目张胆了吗?

愣神与悔恨之间,那些魔藤渐渐的升腾起来染指在韩斩的身体上面,斩爷渐渐的感觉到不能够呼吸,而木念英老太太的眼神中更是出现了狠辣的杀意,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股幽绿的火焰从旁边喷射-出来,轰击在魔藤上面,瞬间就让魔藤燃烧起来了滚滚的烈火,韩斩趁着机会将身上的树藤拍掉的时候,只看到楼梦舟坐在鬼王座上面从后方飞舞了过来,双手上面升腾起来一大股的火焰,朝着前方的木念英狠狠的喷射了过去。

这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太太瞬间化身成为了运动健将,一个鹞子翻身从屋顶上面跃动到地面上,随后双脚下面缠绕着一圈圈的魔藤,将她的身体升腾到天空中。

那些魔藤在顷刻间变成了一根根响亮的鞭子,噼里啪啦的轰在楼梦舟的身体上面。

“真好…”韩斩看着坐在鬼王座上面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楼梦舟,弹指之间就将那些魔藤燃烧掉,忍不住有些流口水羡慕,但是下一刻,她也顺势从屋顶上面跳跃了下来,对着刘大麻子那边奔腾过去“麻子,赶紧把你的刀拿给我。”

与木念英老太太厮杀的楼梦舟突然惊恐的回归头,看着远处的高山,感觉到一股十分不祥的征兆。

此时此刻在神隐山的山顶上面,伴随着木锦绣猛然的突出一口鲜血,天空中飞舞的银色蜻蜓也降落在地上,在她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大姑娘,拍出一掌的人就是她,颜千姿抱着手冷冰冰的看着她。

木锦绣右手颤抖的撑着龙头拐杖站起身,恶狠狠的说道“水神…”

“木家周围的七座山的山峰上面,各自都埋葬着七大铃眼,这些铃眼形成了一个阵型庇护着这一片区域,但是只要其中一个铃眼被破坏掉,法阵也就消散,木家姑娘们的铃铛将再也没有任何作用,现在我的同伴就在乌龙山灭尸铃的铃眼那里,你需要我下达毁灭铃眼的命令吗?”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