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一卷:卖身 > 还是不要了!

第一卷:卖身 - 还是不要了!

所属目录:第一卷:卖身      发布时间 : 2021-10-26
咪乐|直播|苹果app官网下载   党章规定,坚持把纪律挺在前面,加强组织性纪律性,在党的纪律面前人人平等。

  房间里是夸张的吞咽口水的声音,自然是音响里面传出来的。

    容凌抿了抿唇,冷着脸,终于走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上,包裹地像木乃伊状的林梦,忍不住地缩了缩身子。可她再缩,又能缩到哪里去,总不可能把自己弄得不见了吧?!

    容凌伸手,去揪薄被。

    她又羞又急,尤其耳边听着那羞人的“啧啧”声,更不是不敢把脑袋露出来。天哪,她若是知道容凌今天晚上回来,她说什么都不会看这种东西的!

    天哪,让她死了吧!

    她苦恼地扁起了嘴。

    容凌力气大,林梦再用力,那也是拗不过容凌的,很快,薄被就被拽了下来,露出了她的小脑袋。面前,男人英俊的脸庞,无限制地放大,只是眼神冰冷,笑容有点邪肆。

    “怎么,不打算看完吗?!”

    就在这时,电视里的那个女人突然娇滴滴地来了一句——“好好吃呦!”

    听得林梦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我……我……”她急着想说什么,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说什么都是掩饰!于是,急得就想跑过去关机。可是她身上正缠着被子呢,她不动还好,着急着一动,差点整个人从沙发上栽下来。幸好容凌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捞了回来。

    “急什么?!”他意味不明地哼了哼:“既然都看到这儿了,那就再继续看下去啊!”

    声音冷冷的,能感觉得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还是……不要了!”她涨红着脸,拼命地摆着双手:“我还是去关机吧!”

    “看!”他却冷声命令。一把将她卷入了怀里,让她的脸蛋儿冲着电视。林梦看的全身快要着了火似的,尤其,她现在还困在容凌的怀里。这个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麝香味,在这样的气氛下,几乎要将她迷倒!

    她舔了舔略显得干涩的唇瓣,只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度日如年啊!心里不由地悲愤地哀嚎:她也不过是看个黄片,至于吗,让她受到这种惩罚!

    身后的男子异常冷酷,抱着她,一声不吭,可是每当她偷偷地垂下头不敢看向电视屏幕的时候,男人就会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

    她脸红的都快要滴血了,不自在地恨不得能马上长了一对翅膀立刻飞走,可他偏偏就不放过她。终于,电视里的男人在发出一声沉重的低吼之后,泄在了女人的嘴里,终于,宣告了这一轮的结束!

    可这时,容凌长手一伸,拿起了遥控器,竟然将画面定格住了。

    她看着那最后的一幕,本来就觉得毛骨悚然了,他现在将画面定格,迟迟不让画面过去,她觉得简直是折磨。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要大难临头的!

    “你喜欢这样的?!”

    他挑声,猛地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矫健的身躯沉沉地压了过来,将她锁在了沙发中间。

    她连忙摇头,恐慌至极。

    “真的假的?!”

    他笑,可是邪佞地让她心里发毛。急急忙连连点头,声音发颤地回他:“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既然不喜欢,还看?!”他步步进逼,简直比严刑逼供还要让她觉得难受。

    她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让你好好反省,你就给我看这种东西?!嗯?”他的声音危险了起来,大有她不好好回答,他就给她好看的意味儿。

    她慌得不顾羞涩,大叫了起来:“我……我也是第一次看嘛!”

    见他定定地看她,她又小小声地解释道:“真的,我发誓,我真的是第一次看的,还……还没看完呢,就……就被你发现了!”

    真是惨到不能再惨了!

    她苦着一张脸,十足一副很倒霉的样子,倒是看得他面色微微缓了缓,算是信了她。

    “哪里弄来的?!”

    她立刻闭紧了嘴巴,眼神游移了一下,呐呐地求饶:“可不可以不说啊?”

    “不行!”严厉到不容许拒绝。

    她的脸又红了,但是迟迟没往外说,将嘴唇抿得紧紧的。人都有羞耻心的嘛,她要是说这些东西是家里的妈妈给的,他该怎么想她一家人啊!多丢人的事情啊,她可没脸说!

    他微微眯起了眼,单手猛地捏紧了她的下巴,挑眉,似笑非笑地恐吓道:“你要是不说,那么,呆会儿,我会照着这张碟上面的内容让你好好地学习一遍!”

    他特地把“学习”两字咬得特别重,那样子,别提有多邪恶、多可恶了!

    林梦的身子一下子僵了,脸红的可以去和辣椒媲美了。一直以来,她都不是容凌的对手,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是……妈妈给的!”她细弱蚊声地开了口,怕死了所谓的从头到尾的“学习”,她觉得那一趟下来,她的腰可能会折断,就算不提这个,她也会先羞死的!

    容凌重重地拧了拧眉,冷哼了一声:“尽整些幺蛾子!”不知道,算不算是骂林妻!

    “以后,别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捏紧了她的小下巴,严重警告!

    林梦立刻点头如捣蒜,乖得不得了。

    他却蓦然邪笑了起来:“你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林梦被吓住了,他……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但是,嘴上还是挺嘴硬地否认道:“谁……谁想学啊!”

    他猛地低下头,也不打算和她就这件事情分个一清二楚。总之,她知,他知,就行了!

    薄被,很轻易地就被他拽下……

    他低下头,重重地在她嘟起来的小嘴上咬了一口。

    “想我了?!”调笑的口吻!

    “啊……”她敏感地颤抖了起来,眸子立刻爬上了氤氲的水雾。

    他的眸子一下子转深,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往卧房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用说,林梦也能猜到。于是,她羞得只能将脑袋往他的怀里塞。

    情事后,他趴在她的胸前,急促地粗喘着,仿佛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那一刻,大汗淋漓的脸,竟然诡异地让她觉得有点脆弱,像个小孩一样,她似乎,可以就此把他抱在怀里。

    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小手现在的状态有些尴尬。但是却凑过去,轻轻地吻了他,将吻落在了他的额头。

    他受惊,抬头,垂着眼看她。黑漆漆的眸子,此刻越发地深邃了。她迎了上去,立刻仿佛被蛊惑了一般,抬起了头,凑过去,咬了一下他略显得冷酷的下巴。然后,吃吃地笑了起来,像个小妖精似的。

    他眸色一变,低下头,咬上她的唇,然后重重地吻她,直至她快要呼吸不过来。

    她“哈哈……”地直喘气,小嘴一张一合的,犹如离了岸的鱼。

    他伸手,开始轻缓地抚摸她的唇瓣,时而轻、时而重地碾着那两方柔嫩。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情事过后,他的声音总是特别的低沉沙哑,仿佛陈酿一般,总是让她觉得有一种快要醉了的感觉。所以,她傻傻地摇头。

    他给出了一点提示:“比如,你的父亲!”

    她的神志猛然恢复了清明,但还是摇了摇头。说什么枕头风,不是她愿意做的!

    他止了吻,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趴在她的上方,表示了讶异。

    “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嗯。”林梦这次出声回答了:“我相信你做事肯定会有分寸的!”她选择,相信他!这其实是她一早就该做的!

    这一次,他满意地笑了。忍不住伸手,作乱地再用那只“罪恶”的大掌狠狠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瓜:“让你好好反省,这次你总算是长进了一点!”

    那天离开,然后对她不闻不问。既是有气她的因素,也是想看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对林豹出手,林豹必然会来找她,他想看看,她会不会为了她这个父亲,再来向他求助!

    如果她选择求助,那么他必然是要失望的,那么大概,若即若离,是他和她最好的相处方式!对于一个不相信自己的人,他也没必要为此费太多的心思,各取所需,应该是最正确的!

    而她,选择了不求助,那么……

    他的嘴角翘了翘,心里那刹那的欢快!忍不住地再度用手折磨她的脑袋瓜。她气恼地不行,伸手去拉他的大掌。他又开始行动……

    “唔!”

    一夜热火,烧到天明都未灭!

    她睁着犯困的眼,眼角挂着未干的泪痕,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讨饶:“我好困,让我睡好不好?!”

    声音虚弱沙哑地仿佛八十多岁的老太太。

    他哼了一声:“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了,我就让你睡!”

    “哦,好啊,你快问。”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胡乱地催促。

    “我抱了别的女人,你信吗?”

    她的身子有一秒钟的僵硬,然后立刻柔软了下来,冲着他,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重重地咕哝了一声。

    “不信!快让我睡啦!”

    他哼了哼,倒真是放过了她。翻身,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她背对着他,忍不住地又翻了翻白眼!

    他以前说她小肚脐心眼,现在看来,他才是小肚脐心眼呢。不就是怀疑那天他和何雅那个吗,他至于记恨到现在吗?还用这种方式报复她?!

    他搞的比一夜七次郎还勇猛,鬼才信他有别的女人呢!

    她咕哝了几声,但还是转了身,和他面对面。美腿大刺刺地挂在了他的身上,缠上,然后又伸出一手,抱住了他的健腰,宣誓占有,再然后,将脑袋瓜埋在了他的脖子处,才笑着眯起了眼。

    他微微地掀了掀眼皮子,暗黑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幽亮的色彩,不觉嘴角翘了翘。伸出一掌,绕过她的肩头,搭在了她的后脑勺处,微微地将她按向了自己。修长的五指在黑色的长发间缠绕,时隐时现,别样的旖旎、亲昵!

    她抿了抿唇,无意识地随着他的动作,更往他的怀里钻。

    临睡之前,她迷迷糊糊地觉得自己忘了说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可到底抵不过睡意,还是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迷迷糊糊地仿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呆呆地躺在被窝里,愣了好半天,才被身上那一阵阵的酸疼给激醒。然后她猛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自然又是一阵“咝咝”的倒抽冷气。偏头,被窝里已经空了一角,那个男人,却是不见了!

    偌大的床,只剩下了她一人,显得有点空,也有点冷!

    她有点慌了,忍着全身的酸疼,迈动虚软的双腿往地上去。脚刚一落地的时候,她站了起来,腿软地差点没有摔倒。

    “哎呦!”

    她低呼了一声,连忙用手扶了一把床铺,才没有丢脸地倒下去。这种阔别多日,突然就汹涌起来的“体力活”,她觉得还不如隔三差五的来一次呢,否则,这种高强度高密度的运动,让她觉得身子快要被大卸八块了!

    她咬唇,稍微适应了一会儿,才站稳。然后捡起仍在地上的被撕裂的睡裙,随便地往身上披了一下,略遮住了身子,就开始往外面走。

    “容凌!”

    她略扬高了声音,叫了一声。可算想起来昨天晚上临睡之前想着要说什么了!不管怎么样,呆会儿见了他,一定要和他说清楚!

    拉开门,她才进入大厅没几步,猛然窜出了一个人来!

    惊得她一身低呼,“徐……徐姨!”结结巴巴地唤了一声。

    “呵呵,你醒来了啊!快去洗洗吧,一会儿就要吃饭了。容少出去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她的心头立刻松了一下,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然后对上徐姨那暧昧的视线,立刻低呼了一声,急急忙忙刚地往房里面钻。她现在这个样子,和半裸有什么区别!本就破碎的睡衣,又能遮住多少内容呢!她刚才只是贪图方便,也没多想,就出去找人了,却忘了,这个屋子,有个定时出现的徐姨!

    天哪,她忍不住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觉得太丢脸了,徐姨肯定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知道了!

    低下头,她不用细看,就能看到自己身上紫紫红红的吻痕!那个男人总是不知轻重,她严重怀疑他是属狗的,看把她身上给咬的!

    在他的衣柜里面翻出了一件大浴袍,她凑合着套上了,又跑回自己的屋里,翻出了干净的衣服,拿着直奔浴室。

    热水淋在身上,舒服极了,似乎身上的酸疼都能下去不少。她眯起了眼,开始打理起自己。洗到一半的时候,她猛地想到了什么,然后脸色都变了。再然后,她没有再磨蹭下去,匆匆地抹了抹身子,套上了衬衫、短裤,就像个火箭头一样地冲了出去,直奔客厅!

    偌大的液晶电视下,空无一物!地板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昨日,明明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碟是被扔在了地板上,堆放在了一个小包里的啊!

    不会是徐姨……

    林梦的脸色都变了,白嫩的脸蛋儿刹那间红了又白,白了又青,青了再红,头顶如果可以看得见的话,估计也能冒烟了。她想象到徐姨收拾屋子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地上摆放着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碟,封面上那些半裸打扮的女郎,谁都能知道那是什么啊……

    天哪!

    徐姨该怎么想她呢,会不会以为她是一个小色女啊!

    天哪!

    以后她哪还有脸见徐姨啊!

    丢人,太丢人!

    她站在那,脸色变了又变,羞恼地差点咬手指了。最后,只能红着一张快要滴出血来的脸,一点点地蹭到了徐姨的跟前。厨房里,徐姨正热闹的忙着呢。林梦一觉睡到了快下午,这个时候吃饭,自然吃的算是午饭了,做的菜色,自然是要丰盛一些的。

    徐姨扭头便看到了林梦,便笑了:“洗漱完了啊?!”

    “嗯。”她细弱蚊声的应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了。

    徐姨笑笑,以为她肚子饿了,很能理解地说道:“等等容少就回来了,就能开饭了。你要是肚子太饿,冰箱里有包子,我给你热一个,先填填肚子?!”

    林梦摇头,越发地不好意思了:“那个,徐姨,我不饿,我……我有点事想问你!”

    “哦。问吧!”

    “你……”林梦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你……你收拾屋子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啊?”

    她的心,提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徐姨。

    徐姨先是皱眉,后来看到林梦似乎是如临大敌的样子,顿时领悟到了什么,暧昧地冲她眨了眨眼,笑道:“呵呵,放心好了,我一看到玄关处的鞋子,就知道是容少来了,所以,没去收拾你俩的屋子。呵呵,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林梦再度闹了一个大红脸,知道徐姨是误会她的意思了。她无措地低下头,开始把玩自己的手指,心里却像长了毛一样。再度地哀嚎,早知道如此,她看什么黄片啊!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那边徐姨“剁剁”地开始切菜。

    林梦在一边又磨蹭了一会儿,跺跺脚,打算豁出去了。

    “徐姨啊,我是想问……你收拾客厅的时候,呃,有没有看见什么……什么……奇怪的碟啊?!”

    这下她暗示的够明显的吧?!她都拼出这一张脸了,打算让徐姨暗地里笑个够了!

    不曾想,徐姨想也不想地摇头:“没有呀,客厅还是挺干净的,呵呵……”

    林梦个人卫生很好,从不随地乱扔东西,这让徐姨搞起卫生来,特别地轻松,暗地里也特别地满意。

    林梦立刻愣了,晕晕乎乎地就从厨房里晃了出来。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了起来,最后直接把怀疑对象定为了容凌。

    正好,门一响,容凌回来了。林梦光着脚丫,急呼呼地跑了出去。

    “容凌!”

    玄关处,容凌正脱鞋呢,见她这样,挑了挑眉。

    “怎么不穿鞋?!”隐含苛责!虽然是大夏天,但是光脚踩着地板,也是容易受凉的!

    林梦摆了摆手,“哎呀,先不说这个了!”

    她急忙凑到了容凌的身边,很是做贼心虚地瞄了周围一圈,然后拉了拉容凌的胳膊,示意他低下头来。等容凌配合地弯下了腰,她再踮起脚跟,勉强凑到了容凌的耳朵边,轻声问:“是不是你把那些碟收起来了啊?!”

    说完,羞红着脸,看他。

    他点了点头。

    她很夸张地“呼”了一声,拍了拍胸口,大松一口气的样子。

    他差点失笑,以为是什么大事,搞的如此神秘兮兮,却原来不过如此。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瓜,他沉声命令:“去穿鞋!”

    她“噢”了一声,乖乖地回客厅去找鞋。然后想到了什么,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

    “容凌啊,你把东西放哪儿了!”可千万要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啊,否则要是被徐姨发现了,她不是还得丢脸。

    容凌一声冷哼:“丢了!”干脆至极!

    “什么?!丢了?!”她蓦然扬高了声音低喊,瞪大眼睛看他。

    他挑了挑眉,沉下了脸,阴森森地看着她,薄唇动了动,不悦地质问。

    “怎么,你有意见?!”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还是不要了!,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