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医喇嘛欧·宗古鲁甫

发布时间: 2021-12-05 10:31:00 来源: 中央统战部网站
咪乐|直播|苹果app下载 人民日报客户端也如是写下:走好!博学又有趣的人!如果霍金的在天之灵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这么多人为他哀悼,并由衷地惋惜,相信他会很留下新的妙语。

说到位于和硕县包尔图牧场一分场的甘珠尔喇嘛庙,就不能不提及欧·宗古鲁甫。

欧·宗古鲁甫造就了甘珠尔喇嘛庙;甘珠尔喇嘛庙同样造就了一代大喇嘛欧·宗古鲁甫。

和硕县包尔图牧场一分场,也就是现在甘珠尔喇嘛庙的所在地。喇嘛庙,是当地许多人祈福、祈求平安、健康的所在地;也是蒙医的所在地,是人们前来看病问诊的地方。

来了病人,欧·宗古鲁甫会打开他那用红色条绒布包裹着的厚厚的药书来,一页一页地看后,拿出其中一页,掏出笔来,开始下处方。然后仔仔细细把那卷药书依照原样包裹好。

欧·宗古鲁甫于2021-12-05出生在和硕特盟中旗宝尔胡和苏木奥其尔家。那时候,他的父亲奥其尔和母亲蒙图年轻能干,善于理财,他们家的羊达到了600多只,算是个殷实的家庭。

那时候,这块土地上还没有固定的喇嘛庙,喇嘛庙都是流动的蒙古包,牧民转移草场时,蒙古包式的喇嘛庙也随着牧民转场。远牧的蒙古人就在流动的蒙古包喇嘛庙里,做着佛事,祈求着一年的幸福、平安和健康。去喇嘛庙朝佛是蒙古族人生活中的大事,喇嘛在草原上享有很高的地位,把儿子送去做喇嘛是奥其尔家族的荣耀。1938年,奥其尔决定让欧·宗古鲁甫就在流动的蒙古包喇嘛庙里跟从噶布吉喇嘛当学徒。

他是兄弟姊妹九个当中的老大。他聪明好学,三年后就学会了藏语,并可互译蒙语和藏语。在师父和父亲的严格要求下,他14岁就基本掌握了佛学各门功课,受到了师父的赞许。

不像别家的孩子,只在寺庙里学习几年佛经,受点熏陶,镀镀金,就还俗了,欧·宗古鲁甫则把侍奉佛当作毕生的事业,在他看来,寺庙里的生活并不枯燥。他是个聪明听话的孩子,跟师父噶布吉喇嘛学医、治病,经文一背就会,药方一点就透。他认为,做喇嘛,积德行善,是再美不过的事情了。师父也很赏识这个孩子,愿意把平生所学的都传授给他。因此,直到如今,他还把师父那20寸的黑白照片始终挂在床头。

那时,当地蒙古族人文化教育的主要形式就是在寺庙跟喇嘛学习佛经和社会实践。在这种条件下,为了进一步深造,欧·宗古鲁甫跟他师父一起去青海宫本庙进修了两年。在那里,他们不但进一步学了佛教教义,而且也学会了传统藏医和哲学等。他1947年返回和硕县后,于1948年又到和静县巴格西庙学习了蒙医知识。

经过十几年的艰苦学习,他已经精通了佛教五学,即佛教经典、佛教戒律、天文学、哲学、医学。佛教信奉“多行善事不作孽,心要清净不贪财”,这教条深深扎根在了他的脑海里。欧·宗古鲁甫深知广大劳动人民在旧社会过着饥寒交迫、贫病交加的苦难生活,新中国成立后,他欢欣鼓舞。作为一个喇嘛,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给人治病,解除人们的痛苦上。

解放前和硕特部落有两种医生:一种是蒙医喇嘛,另一种是萨满巫师(解放后被查禁了)。当时和硕县较有名气的医生只有四人。欧·宗古鲁甫就经常向他们请教。从1959年开始,他的主要活动就是给人看病。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就继承了前四位医生的事业,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给人治病的工作当中。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深受人们的爱戴。

那时,博湖县还是和硕县的一部分。甘珠尔喇嘛庙还在博湖境内本布图乡(后改称光明公社),该县境内有62个喇嘛庙,大多数都是流动的喇嘛庙。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硕特部落先后建起了固定的喇嘛庙,香烟缭绕,诵经声悠扬,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

解放后的1956、1957年,提倡破除迷信,当时只允许和硕县10个部落拥有一个喇嘛庙。到了1958年,喇嘛庙就变得“门前冷落车马稀”了。1959年,喇嘛庙合并了。博湖境内的寺庙合并后,仅剩了三座寺庙。甘珠尔喇嘛庙合并到巴克辛喇嘛庙,甘珠尔喇嘛庙从此在历史上消逝了。欧·宗古鲁甫则被所在乡任命为全乡所有喇嘛庙的会计,掌管财务。再后来,他也遭遇过放牧、务农,还被派去大炼了一阵子钢铁。

“文革”期间,那些佛像轰然倒下,成为沙砾。他呢,又成了宗教坏分子。为了保护蒙医和他的经文以及医书,一天夜里,他抱着一捆书悄悄来到一个叫戈登的牧民家,请求牧民将这些书代为保管。“文革”结束后,他在戈登家里又得到这些书,使他热泪盈眶。

他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并坚持着活下来了。幸好,他的医术很高明,牧民们还是要治病的。他精通治疗食道、胃、肝、肾结石等,蒙医不让干,蒙药不让开,他就悄悄地给人治病。到了1980年,政治气候变暖,饱受苦痛的人们从梦魇中醒来。这时候的一分场场部要求他重新出山当医生,给牧民治病。

2021-12-05,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一行视察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时,要求弘扬佛法,又把赶走的喇嘛请回来,把捣毁的喇嘛庙建起来。1978年,博湖成立县后,境内的喇嘛庙经过多年的破坏,剩下的几座也都成了残垣断壁,很快就要淹没在历史的烟云中了。为了自己一生的信仰和追求,欧·宗古鲁甫要重新建造一座喇嘛庙,而且名字还要叫甘珠尔喇嘛庙。

1986年,欧·宗古鲁甫就在现在的包尔图一牧场重新修建了一座甘珠尔喇嘛庙。1989年,经过四年苦战,甘珠尔喇嘛庙建起来了。因他知识渊博、德高望重,被选为和硕县政协常委、人大代表,巴州政协委员,巴州宗教协会副会长。那段时间,他因为建庙和社会工作忙,就把医疗工作交给他弟弟去做。自己主要忙于宗教界的统战工作。他努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教育宗教人士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受到了宗教界人士的好评。

现在的甘珠尔喇嘛庙,有一新一旧两个庙宇。旧的是讲经堂,新的是诵经堂,现在由他的大弟子宗乃负责具体事务。喇嘛庙的最高职务叫“法台”,最高喇嘛叫“坎布”。欧·宗古鲁甫就是这座喇嘛庙里的“坎布”。在一排桌子的正前方,有两把椅子。靠右手位置的那把椅子就是方丈的,方丈是喇嘛庙里全体喇嘛民主选举产生的,任期三年。

有一溜一砖到顶的平房,那是蒙医医院。欧·宗古鲁甫更想发挥自己的蒙医特长,解除人们的病痛。1991年,他得到州、县两级政府的批准,开始了修建诊所的工作。当时他和弟弟拿出他们全部11万元的积蓄,县上拨了1.5万元,州上拨了1万元,到年底就把个蒙医诊所建起来了。第二年就开始接诊了。诊所虽小,但它的科室较全,既能诊治内科病,也能诊治一些普通外科病。后来,欧·宗古鲁甫还学会了蒙、中、西医相结合的诊治方法,医术就更加高明了。因为他待人热情,医术精湛,不仅是本县人找他看病,还有外地人前来让他看病。

欧·宗古鲁甫已治愈了近万人。现在负责蒙医医院的是他的弟子洛桑·曲仁木,他同样医术高明。

现在,这个年近80的老者,就喜欢在甘珠尔喇嘛庙自己的房子里独自坐着,接诊病人。喇嘛可以吃肉,但是不能结婚,他膝下无子,但是有弟子20多人。

百度